暗号(一发完)

并肩一起走,不准再落后

——————

1

“赢了!林高远赢了!这样林高远便获得了直通世乒赛的第二张门票……”

啊,是真的呀……林高远全身一下子卸了力,脑子还定格在小白球击网的画面,身体肌肉已经不听使唤地开始胜利的狂欢。

几乎是不动任何脑子的,球拍顺着漂亮的弧线滑落地上的瞬间,林高远向后仰着身子,高高举起两根手指闭上眼睛。

体育馆屋顶的聚光灯透过粉粉薄薄的眼皮照进他的眼睛,给最难以压抑的黑暗仿佛也加了一层金色的毛茸茸的滤镜。

哒,他能清楚地听见一滴汗顺着手臂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咚咚咚,他能一次不漏地感觉到自己像此刻弹落在地上那颗小球一样狂乱欣喜的心跳。

耳边的欢呼声和掌声却仿佛穿越了一层层布满水雾的玻璃门,很遥远,看也不真切。

啊,是真的。

不过也就几秒,林高远睁开眼睛,疲惫的肌肉好像被场馆里的欢呼声鼓上了劲儿,他走着,甚至跑着,拿毛巾,握手,签字,击掌,拥抱。

直到终于坐在椅子上,十二天来蓄积的汗珠在头发里再也藏不住地滚动出来,用上所有力气把自己压在林高远的脑袋上,他才发觉自己昏昏沉沉的。

刚才,赢了,食指向天。

是了,他在心里笑自己,那么多次在脑袋里演习过的动作哪还需要思考。这他,应该也懂吧。

 

2

赢了,林高远赢了。

樊振东盯着大屏幕里那个少年,被汗水濡湿的鬓角分明地贴在瘦削的脸颊上,骄傲地举起修长的食指仰着脸。少年独有的瘦而结实的身体向后弯成一个好看的角度,露出圆润美好的下颌骨。

樊振东近似贪婪地望着。

然后用刚才观赛时两只不自觉紧紧攥住的汗淋淋的手擦了擦衣角。

也是骄傲又喜欢地。

场边人的欢呼与掌声都是给他的,可他给的,是只有我懂的暗号。

樊振东站起身为他的小少年鼓掌,慢慢的,一下一下,每一掌都握的紧而有力,像是要把这些年来所有输给打击挫折懊恼的力气全部放到手上来。

他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那个背影,穿过参差的人头。

他想对那个少年说,林高远,我看懂了。你很棒。

他,应该知道的吧,

 

3

胖儿,你以后想当冠军吗

林高远把一双细腿埋到床上的被子里,合上电脑盖,扭头盯着倚在门框上的樊振东。

樊振东被细碎刘海下一双黑亮黑亮的眼睛盯得愣了神。

恩,我当然想啦。

那你有没有想好夺冠之后的庆祝动作呀?

床上十几岁的少年身板薄薄的,扬起头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门框边敦实的男孩,浑身仿佛有一种神气,让那个本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晚上一直留在樊振东的记忆里。

大概是,像晨光初熹,清澈而一点儿不加掩饰的希望吧。樊振东后来回忆。

直到少年一直没听到答案,于是稍稍偏过点头,樊振东才磕磕绊绊地回答,没呢,我……我到时候随机想。

噗嗤,林高远眯着眼咧嘴笑倒到床上,还随机想?胖儿以后估计得一大堆一大堆的冠军,每次决定胜利姿势还得扔骰子!

被嘲笑的男孩不服气了,那你厉害,你想好了?

我本来……诶既然你没想好,那我把你那份也算了,等我拿一个我喜欢的冠军,我就朝观众席比两个一,你一个我一个。

少年仰着头,好像在跟男孩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眼珠闪闪亮亮的,说到最后,陶醉地闭上眼睛支起上半身高高举起两根食指给男孩做示范。

彼时少年脸蛋还稚嫩,露着圆润美好的下颌骨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

多年之后樊振东还记得,和当时一模一样。

 

4

十几岁的后半段是人生的节点。

林高远和樊振东仍旧住的很近,每日一起训练,有时一起吃饭,闲了一起逛街。

樊振东是拿过几个世界冠军的国乒最有前途小将。

林高远却是担着非绝对主力的头衔徘徊在世界排名的几十位的选手。

男孩长成了少年,小少年却也变成了大少年。

闲时依旧聊很多,樊振东还是习惯性地靠在门框上跟林高远瞎侃,却再没讨论过庆祝手势的事儿。

樊振东记忆里自己第一次得世界冠军的庆祝姿势也模糊地残留在岁月里,好像用大白毛巾胡乱一擦就会消失。

可是樊振东没忘,他知道,林高远肯定也没忘。

他在等。

他也知道,他会来。

 

5

我来了,你还记得吗?

林高远和对面不再稚嫩的男孩击掌。

两只手握得紧紧的。

他直视着他的眼睛,呼的松了一口气。

我喜欢的冠军,我们约好的姿势,我一直在追赶的人。

 

6

他来了,他没忘。

樊振东睁着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汗湿的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少年。他和教练拥抱,他和前辈击掌,他去接受采访。

他知道自己不想错过每一秒。

他来了,他没忘。

金色的纸片打着旋落下来,有的落在樊振东的肩膀上,有的埋在林高远头顶的发旋里,闪着光,美的让人窒息。

樊振东搂紧了林高远的肩膀,享受着少年骨骼格外突出的触感,直愣愣地不肯放手。

既然你带着我的那一份来了,就得一直跟我并肩走。

不准落后。

 

7

[我想要的想做的你比谁都明了,你想说的想给的我全都知道。]

[任何人都猜不到,这是我们的暗号。]

 

评论(7)
热度(43)

上目线

©上目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