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燃尽【二】

和亲爱的@凡 的联文
文笔不好【捂脸
想要岁月静好,好好给小可爱们谈个恋爱
不要转出沃
—————————————————————

 樊振东近日心情很好,他发现林家这个小少爷有趣极了,压根不是他想象中小地方深宅院里少爷古板娇惯的样子,反而懵懂可爱得发紧,揪着他的心一蹦一蹦的不安生。 


自从那天林高远答应了教他做手工,樊振东每天三次往林高远的书房跑。林家小少爷刚开始还脆脆生生地害羞,坐在椅子上抬起眼眸怯怯地看,在樊振东高谈阔论后笑得眼镜眯成一对弯弯的月牙。 


樊振东身量本来和林高远差不多,但在复杂的省城广州呆了那么久,身子骨里有种气度和力量是没法隐藏的,一眼望去比林高远成熟很多。可偏偏他就是喜欢林高远这份单纯可爱,把心里早被战火人情掩埋的最软最软的地方毫无顾忌地给他看。 


虽说林高远从小被林家保护的很好,身边也是从小看护他他长大的老仆人,心思单纯却也并不是不懂人情,樊振东的善意和友好他很快就感受到了,那份仅存的害羞也随着两人的相熟逐渐消失了。


林家仆人们每每看到两个毛茸茸的脑袋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都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林家老爷也乐得见小儿子终于有了同伴,安静却有些死气沉沉的宅子好像也一下子活泼起来了。 


这日樊振东依旧顺着花园里的小路去找林高远,却看到平时相熟的仆人们在林高远的卧房旁边风风火火地收拾着一个新房间,于是一步三回头地踏进林高远的书房。 


“高远这是……”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林高远罕见地没静静呆在椅子上看书,而是站在桌前兴奋地走来走去,一看见自己就冲了过来。好像发射了一枚小火箭,樊振东偷偷想。 


可惜小火箭没发射好,被桌子腿绊了一下的林高远一个趔趄就往前扑,头顶上的呆毛像樊振东见过的广州城里那座高塔上的小天线,高高竖着。 


樊振东一个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接住了林高远,顺手揉了一把蓬松柔软的头毛,看着小少年捂着撞到樊振东肩膀上的下巴,眼框红红的,忍不住一把搂到怀里,哄小孩一般拍着少年瘦削的背。 


“……小胖我跟你说,我表哥马上要来啦!!”林高远完全没介意这个姿势的暧昧,一把抹去撞疼的生理性眼泪兴奋地摇着樊振东的肩膀。 


少年热切清浅的呼吸就在颈边,樊振东仿佛还能闻得到刚晨起慵懒的味道,不由得鼻息一热,白净的脸颊染上了一抹抹粉色,仿佛终于有了这个年纪的模样。 


林高远没有听到回答,便从樊振东肩膀上抬头看他。他还保持着接近摔倒被扶起来的姿势,眼眶里残留着没擦干净的泪水,水光潋滟的,配合着上目线,竟有一种楚楚动人的美好。


 这一刻樊振东甚至庆幸自己处在这个乱世,大概乱世的唯一好处,便是自己可以守护一个想要守护的人。前几日听到的省城传来的战争伤亡的消息,政府的动荡,时局的愤慨……所有这些的存在都可以被面前这个人的一颦一笑所冲淡。


看着面前人清澈的眼睛,樊振东想,原来我对他是这样的感情。不管外面怎样,真正放在心上的只是这个人的生活,护他安静不受侵犯,要他一直这么单纯幸福地生活下去。


 樊振东的思绪被早已从他怀里挣出来的林高远的喋喋不休打断了,“小胖我表哥可厉害了,人长的也帅,上次我见他的时候他比我高一头呢”“胖儿这次我让他们给表哥收拾旁边那间屋子,你没事了记得来找我俩玩,表哥人特好”……


樊振东一下子笑了,自己还在想什么乱世人间呀,就跟着这小孩儿一起快快乐乐的过吧,得过且过也挺好的。 


不过……很帅的表哥?还要住在他屋旁边?每天跟他一起玩? 


樊振东觉得自己一脸问号,刚刚想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就被这么一个横插一脚的不知道哪门子的表哥打碎了?


不行,这不是我东哥的作风。


 “林高远。” “啊?”突然被点名的人不明所以地看过来,发旋的小天线打了个弯,随着转头跳跃着落在头顶。 


樊振东一下子心软了,强行把语调放温和,“你……你说,你那个表哥和我谁比较好?还有你……更喜欢谁?” 


林高远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嘴唇翕动了半天,软软糯糯地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樊振东只听清了最后两个字,表哥。 


他气极了,一回身就想走,临踏出门框的时候瞥见了身后踏在地板上的两只脚,有些内八的站姿,局促的磨动着地板,终于还是硬不下心肠,忍着没回头,“我有点事先走了,晚上再来看你和你表哥。” 


“唔……那你早点来……” 看着樊振东目不斜视地离开,林高远低下头用鞋尖轻轻踢着地板,呆了好久。


 “表哥他,只是我的表哥啊……” 


我当然更喜欢你。


 樊振东犹豫了一整天,晚上还是如约来到了林高远的书房。他早向仆人打听了,表哥名叫程靖淇,从中原河北那边来,年纪跟林高远和樊振东差不了多少,却也是早早就入了外面打拼的。


 等到真正见到林高远,樊振东才发现自己涨到满点的嫉妒值和一天没见的思念度相比还是相形见绌。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林高远盘腿坐在床上,那个传说中高大帅气的表哥坐在旁边,两个人头碰着头笑,林高远仰着好看的脖子,笑的都快倒过去了。


 还是程靖淇最先感受到来自樊振东的死亡凝视,把快仰倒在床上的林高远推起来,站起身走到门口和樊振东握手。


 “你肯定就是高远儿说的那个樊振东吧,我是他表哥,程靖淇。” 


“你好。” 


樊振东感觉到程靖淇身上有种自己已经快忘掉的城市的战争的烟火味道,不由得也拿出那些年在外闯荡的架势回应。


两个人严肃地握了握手,接触到对方手上老茧的同时,仿佛是一个暗号,相差不多的年纪和差不多的经历让两人相视一笑。 


林高远还坐在床上,看着两个人莫名其妙相视的一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要下床吸上鞋跑过来看看。 


程靖淇听见后面的响动,回身一看,迈开大长腿把人拦腰抱回了床上,“诶呦我的小少爷,鞋能好好穿上吗?这么大了还跟小孩儿一样。”


 樊振东冷眼瞅着林高远笑弯了的眼镜,空气仿佛一下子又冷了起来。

评论(16)
热度(33)

上目线

©上目线
Powered by LOFTER